网络交易格式合同监管中的难点及应对
发布时间:2019-05-07 15:33:24     浏览次数:1077     来源:网市优优

近年来,随着网络市场的飞速发展,网络交易格式合同因符合网络市场需求的特性,越来越成为当前网络交易合同的主流形式,其体现出两大优势:一是经济效率,网络交易格式合同极大减少了交易磋商的时间和费用,降低了缔约成本;二是安全可靠,网络交易格式合同多由行业专家、法律专家拟定,比一般经营者和消费者之间自主拟定的合同更为规范和安全。但是网络交易格式合同也带来了新的问题,需要监管部门加以研究,以更好应对。

 

当前网络交易格式合同存在的问题

 

在实际交易中,网络交易格式合同双方当事人往往不具有平等市场地位,合同拟定方一般都是强势的经营者,出于趋利避害、自我保护的本能,或多或少会将自身利益置于对方之上,因此网络交易格式合同易被滥用,导致种种突出问题。

第一,网络交易格式合同呈现方式上的问题。

在网络交易中,格式合同的呈现形式一般由经营者自由选择,而部分经营者却滥用这种选择权,对消费者权益造成了一定侵害。

一是模糊显示。在网络交易中,绝大多数消费者会在简单浏览甚至不予浏览格式合同的情况下即予确认。一些网络经营者利用消费者的这种行为习惯,故意将格式合同放置于不起眼的角落,或以小字及模糊字体显示合同内容,或将少数重要条款隐藏在大量常规条款之中,甚至使用专业术语,让消费者不知所云。

二是默认同意。2018年年初,某支付平台在首页入口处将“我同意《某某服务协议》”选项设置为默认勾选,大量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默认同意”,而在《某某服务协议》中大量存在诸如“您同意第三方可直接向我们提供您的信息而不需要您再次授权”“采集您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您的个人信息、行为信息、交易信息、资产信息、设备信息等”“您已充分理解并知晓该等信息被提供和使用的风险”之类的格式条款。事件曝光后,一度引起社会恐慌。

第二,网络交易格式合同内容方面的问题。

就内容而言,网络交易格式合同极易滋生不公平格式条款。当前常见的霸王条款一般可分为三类:

一是免除经营者责任。如免除经营者通知义务:“用户应及时查阅了解本网站修改的内容,并自觉遵守相关条款”“修订后的协议或将来可能发布或更新的各类规则一经公布立即自动生效,如您不同意相关修订,应当立即停止使用本网站服务,您继续使用本网站服务,即表示您接受经修订的协议或规则”;如经营者声称拥有各项权利,“本网站有权随时修改服务条款而不做任何通知”;如经营者声称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网站对服务中可能出现的信息删除或储存失败等情况不承担任何责任”。

二是加重消费者责任。如转嫁风险的,“用户购买的商品离开仓库时,该商品的灭失风险即转移给用户”。如设置售后障碍的,“顾客在退换货过程中必须持有本网站订单”“商品外包装、附件、赠品(券)、发票等订单内物品缺失的,在商品退货时,需扣除购买该商品时所获得的积分及相应优惠”。

三是排除消费者杈利。如排除消费者解释格式条款的权利,“本服务的所有权和运作权、一切解释权归本网站所有”;如排除消费者请求损害赔偿的权利,“在任何情况下,网站均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合法性、完整性以及因内容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损害承担任何责任”。

 

第三,网络交易格式合同订立程序方面的问题。

网络交易格式合同在订立时,仅需消费者点击“同意”便瞬间完成缔结。这一过程固然便捷高效,但同时也易产生两个问题。

一是选择片面。一般而言,合同理应是缔约双方全部真实意愿的体现,但在网络交易格式合同中,消费者有且仅有两个选择:全部接受或全部拒绝,难以体现消费者的全部真实意愿。

二是无法撤销。消费者点击“同意”后,即意味着网络交易格式合同缔结完成,网页上的选项按钮即刻消失,消费者若再想修改条款或者撤销合同会变得极其困难。网络交易格式合同一定程度上排除了消费者修改及撤销合同的权利。

 

当前针对网络交易格式合同的执法难点

 

在处理由网络交易格式合同引发的各类问题时,行政执法部门需面对一些突出难点。

一是法律缺失。《电子商务法》以11条的篇幅对电子商务合同的订立与履行进行了规制。但其中明确提及“格式条款”的仅有第四十九条的第二款。而《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因主要面对线下交易模式,处理新型网络交易问题常显力不从心。

二是取证困难。网络交易格式合同有易修改、难留痕的特性,给执法部门的取证工作带来了极大困扰。尤其消费者在遭遇霸王条款等问题后,通常难以提供合法有效的电子证据。

三是管辖混淆。处理合同违法行为时,常需确定合同“签订地”“履行地”“侵权行为发生地”“侵权结果发生地”等要素,但在网络交易格式合同违法中,上述地点要素难以得到准确界定,由此引发管辖权限混淆,给执法工作带来很大障碍。

 

对策与建议

 

第一,推进法律法规建设。

一是出台专门规章。《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阐明了格式条款无效的情况,《合同违法行为监督处理办法》对“霸王条款”进行了细化并明确了违法后果。在此基础上,建议由市场监管总局出台专门规章,对网络交易格式合同中可能存在的形式问题、内容问题、程序问题提出系统性要求,在民事责任外进一步明确法律后果、提升违法成本,完善对网络交易格式合同的法律规制。

二是举证责任倒置。在缔结网络交易格式合同时,一般消费者均不会有意识进行电子证据保存,遭遇纠纷后往往难以给出有效证据。因此,可参考《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法规中关于“举证责任倒置”的思想内核,要求网络交易格式合同拟定方承担举证责任。如在合同订立前,经营者应提请消费者注意相关重要条款,一且发生纠纷,应由经营者自证已通过突出标记、重复提示等方式履行提请消费者注意的义务。

第二,研究示范文本制定。

一是制定标准模板。在线下领域,格式合同标准模版的制定和推广已达到一定规模,这一方式在线上领域同样可以适用。鉴于网络交易行业繁杂,地域分散,网络交易格式合同标准模版的制定应由国家层面牵头,在专业学者和法律专家的帮助下,由政府代表,行业代表、消费者代表共同协商草拟,经公开征求意见后进入听证程序,由格式合同使用方对条款进行阐释,由消费者代表提出异议,经双方反复抗辩后再行调整,最终确立标准模版。

二是尝试推行框架合同文本。由网络交易格式合同拟定方设计基本框架,在合同内容的条框上分出必选条款和可选条款,给出部分同意或部分拒绝选项,使消费者能够根据具体情况和自身特殊需求对条款进行适当筛选,扩大消费者的选择权,有效避免“霸王条款”造成的损害。

第三,解决管辖权限争议。

一是行政管辖。行政部门在处理网络交易格式合同违法行为管辖权限争议时,可在一定程度上参考现行网购消费投诉处理模式,即违法行为仅涉及消费者和电子商务经营者的,由电子商务经营者所在地市场监管部门管辖;违法行为涉及消费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的,由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所在地市场监管部门管辖。

二是司法管辖。当网络交易格式合同纠纷涉及司法层面时,若按照“原告就被告”原则进行管辖处理,对消费者而言无疑是非常不利的,极易致使消费者因空间距离过远、维权成本过高而放弃维权。鉴于此,应实行消费者所在地专属管辖,最大限度保障弱势方权益。另外,在不违背现行法律法规的前提下,网络交易格式合同缔约双方也可在合同中直接约定管辖。

第四,建立信用调解机制。

一是建立信用合同平台。综合采集网络交易格式合同纠纷信息,研判分析网络经营者拟定的格式合同条款,对存在问题的合同形式、内容和程序进行公示,采取技术措施提请消费者注意。同时,依托国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记录网络交易格式合同拟定方合同纠纷次数、纠纷解决情况等信息,及时公示不良记录,督促经营者依法立约。

二是打造沟通调解渠道。拓宽ODR(在线消费纠纷解决机制)应用范围,加入网络交易格式合同争议解决子模块,利用互联网技术,实现合同纠纷网上申请、网上审核,网上受理、网上解决,为网络交易格式合同缔约双方提供高效便捷的沟通渠道,及时解决合同纠纷,全面降低维权成本。

 

作者:丁中保  王俊琦   江苏省无锡市市场监管局

来源:市场监督管理半月刊2019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