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市场监管部门在跨境电商零售进口领域的监管职责
发布时间:2019-05-07 15:38:20     浏览次数:1107     来源:中国市场监管报


编者按:近年来,国家力促跨境电子商务的发展,政策红利不断释放,跨境电子商务发展进入快车道。与境内消费者紧密相关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业务是监管的重点领域,本文结合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有关政策,梳理市场监管部门的职责定位。

市场监管部门参与监管的背景及依据

境外商品入境渠道分析。面向国内消费者的跨境电商涵盖范围较广,涉及各类境外商品的网络销售业态。目前境外商品正常入境通道有以下三个:行邮通道(个人行李和邮递物品)、跨境电商零售进口通道以及一般贸易进口通道。

理论上,行邮通道为个人物品入境通道,但实际情况较为复杂,个别跨境电商企业、海外代购以及境内微商等都会利用行邮通道将境外商品运入境内,这种隐蔽在个人物品“外衣”下的交易行为,使得行邮通道成为了海关监管的“灰色通道”;一般贸易通道货物由进出口监管部门依职责监管。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则是国家针对进口跨境电商这一新兴领域探索实践形成的一种特殊贸易模式,有着特定的监管政策、通关方式以及税收政策。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是市场监管部门参与监管的重要领域。

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的定义。2018年11月28日,商务部、发改委、财政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完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商财发〔2018〕486号,以下简称486号文),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作出明确定义。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是指,中国境内消费者通过跨境电商第三方平台经营者自境外购买商品,并通过“网购保税进口”或“直购进口”运递进境的消费行为。进一步分析,从交易主体关系看,是企业对消费者的B2C消费模式;从商品流动方向看,是自境外向境内的商品销售行为;从所售商品看,应在《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以下简称《清单》)内,且满足“三单比对”(跨境电商企业提供的报关单、支付企业提供的支付清单、物流企业提供的物流运单)、与海关联网等条件。行邮通道下的海外直邮与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的海外直邮模式类似,但存在着非贸易与贸易属性的本质区别。

市场监管部门的监管依据。486号文提出了“明确各方责任,实施有效监管”的工作理念,并规定了各有关政府部门在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方面的监管职责,其中包括市场监管部门。486号文作为过渡期后监管政策,是市场监管部门参与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的政策依据。市场监管部门应积极作为、履职有据,一方面积极参与,主动作为,避免履职风险;另一方面充分考虑到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的贸易属性,在现行海关监管及模式流程基础上,厘清监管职责,通过严格依法履职,筑牢市场监管部门监管防线。

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政策演变

试点期(2012.12—2016.4)。2012年12月,海关总署联合发改委召开了中国跨境电子商务试点工作部署会。2013年7月,进口跨境电商正式走通第一单。试点期内,海关总署确立了直购进口和保税进口两种通关方式,同时明确了订单、支付单和运单“三单比对”合规印证、快速通关的监管流程;质检总局、外管局出台相应试点政策;税收方面按个人物品征行邮税。2015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跨境电子商务健康快速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46号),明确了支持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总体要求,引发后续税收、监管等方面改革政策出台。

新政初期(2016.4—2016.5)。2016年3月24日,《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财关税〔2016〕18号)出台,因于4月8日起实施故被称为“48新政”,其规定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不再按个人物品征税,而是按照货物征税。新政适用于《清单》内商品,满足“三单比对”、与海关联网等条件。新政在解释适用范围的同时,也进一步明确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定义范畴,同时规定在一定限值范围内给予税收减免优惠。同年4月,《清单》分两批出台,尾注部分从监管角度提出要求,如保税商品进区核验通关单,特殊商品需办理许可备案等。上述文件的出台从税收、监管两个角度明确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的贸易属性,尤其是监管政策对跨境电商企业影响较大。

过渡期(2016.5—2018.12)。为了使跨境电商企业逐步适应监管要求,相关部门对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设置了监管过渡期。2016年5月,海关总署发布《关于执行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新的监管要求有关事宜的通知》(署办发〔2016〕29号),被称为“过渡期监管政策”,规定过渡期内10个试点城市的网购保税模式按照税收新政实施前的监管要求进行监管,全国直购模式暂不执行特殊商品首次备案要求,过渡期一年。这意味着,过渡期内税收方面仍执行“48新政”,而监管方面暂不执行监管新政,仍按照个人物品进行监管。较为宽松的监管政策为行业快速发展提供了良好条件。过渡期经两次延期,最终确认延长至2018年年底。

过渡期后。2018年11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2019年将延续实施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现行监管政策,并加大税收优惠力度,扩大政策适用范围。2018年11月至年底,关于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的多项政策相继出台。(1)财政部、市场监管总局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2018版《清单》,调整后共计1321个税目商品;(2)486号文,也被称为过渡期后监管政策,明确了按个人自用进境物品监管的原则,且作为一项长期政策予以执行,适用范围扩大至包括北京在内的37个试点城市;(3)财政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发布《关于完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财关税〔2018〕49号),提高了税收减免限值额度,加大税收优惠力度;(4)海关总署发布《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出口商品有关监管事宜的公告》(海关总署公告2018年第194号),进一步明确海关监管职责,为划分市场监管部门职责提供参考。以上政策均于2019年1月1日起执行。

市场监管部门在跨境电商零售进口领域应履行的职责

督促相关主体合规经营。486号文共涉及五类主体:第一类跨境电商企业,是指自境外向境内消费者销售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的境外注册企业;第二类跨境电商平台,是指境内办理工商登记,设立供交易双方设立独立开展交易活动的信息网络系统的经营者;第三类境内服务商,是指在境内办理工商登记,接受跨境电商企业委托为其提供申报、支付、物流、仓储等服务,具备相应运营资质,承担相应责任的主体;第四类境内代理人,是指在境内办理工商登记,接受跨境电商企业委托的境内代理企业,由其在海关办理注册登记,承担如实申报责任,依法接受相关部门监管,并承担民事连带责任;第五类消费者,是指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的境内购买人。其中跨境电商平台处于关系体中的核心位置,应要求平台运营主体必须为境内注册企业,从而为市场监管部门督促平台落实责任打下基础。市场监管部门应把跨境电商平台作为监管核心,通过平台督促各类经营主体合规经营,同时将境内代理人作为落实跨境电商企业主体责任的关键。

依法规范跨境电商平台。市场监管部门应结合《电子商务法》,督促跨境电商平台履行社会责任,做到依法亮照亮标,落实信息保存和报送义务,公示平台服务协议与交易规则,建立身份核验和信用评价制度等。对于跨境电商平台监管,应注意以下几点:

入驻企业身份核验方面,应明确平台对跨境电商企业境内代理人和境内服务商的身份核验要求,细化境外企业资质审核内容,最大限度保证入驻企业身份信息的真实性和全面性;

区分跨境非跨境商品,可参考《电子商务法》有关区分自营非自营相关规定,同样由市场监管部门进行监管;

建立消费维权制度方面,明确跨境电商平台要履行先行赔付责任,履行先行赔付责任不再是“鼓励事项”,而是跨境电商平台的“必选项”;

保证消费者知情权方面,应督促平台通过制定协议、规则等方式,保证跨境电商企业为企业资质、商品详情以及电子标签等外文内容提供中文翻译。

查处国内市场在售违规商品。依据486号文规定,市场监管部门应对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在国内市场销售的《清单》范围内的、无合法进口证明或相关证明显示采购自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渠道的商品实施查处。具体分析如下:一是查处对象,规定为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因此排除了个人销售行为;二是查处范围,应为《清单》内商品,超出《清单》的商品不在查处范围内;三是查处情况,对于无合格进口证明商品的销售行为,如果涉嫌走私,应交由海关部门依法处理,其他相关违法行为,由市场监管部门进行查处。对于有证明显示该商品来自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渠道再销售行为,486号文明确规定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仅限于个人自用,不能再次销售,因其已通过海关监管流程入境,国内市场的再销售行为由市场监管部门进行查处。

召回监管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依据486号文规定,市场监管部门加大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召回监管力度,督促跨境电商企业和跨境电商平台消除已销售商品安全隐患,依法实施召回。市场监管部门应结合《清单》所列商品中涉及的消费品、食品、医疗器械等,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召回监管,并督促平台经营者对不采取召回处理措施的跨境电商企业,采取相应处置措施。通过制定出台有关政策,明确跨境电商零售进口领域各级市场监管部门有关召回监管的工作职责及工作机制。

实施信用监管。依据486号文规定,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相关企业纳入海关信用管理,通过“信用中国”网站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向社会公示,并依照有关规定实施联合激励与联合惩戒。市场监管部门一方面可结合自身职能加强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相关企业的信用监管,另一方面可与海关等相关职能部门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归集相关企业的各类信用信息,并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进行公示。

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法律法规方面。目前,在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领域,税务、海关等部门都专门出台了相关制度、规范,而市场监管部门参与监管的法规依据较少。建议市场监管总局尽快出台相关指导意见,为市场监管部门履职尽责提供依据。

部门协作方面。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部门较多,未能建立有效与畅通的协调机制,跨部门协同监管机制尚不完善。建议市场监管部门同其他相关部门加大协同监管力度,促进业务融合。

信息共享方面。目前没有统一的信息化系统,无法实现海关、税务、市场监管部门之间的信息交互和共享,行政执法资源未能得到有效整合利用。建议完善信息共享机制,在保障数据安全前提下,实现数据有序流动和按需共享。

其他跨境电商监管方面。据前文分析,通过行邮通道将商品带入境的销售行为(如大量个人微商代购等)问题较多,情况复杂。建议市场监管部门根据自身职能,结合《电子商务法》的实施,从电子商务经营者办理注册登记角度出发,对此类交易行为进行规范治理。

 

作者:杜茹冰  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管局

来源:中国市场监管报